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如果月亮不抱你 > 第74章 番外

第74章 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言家三个小孩一直都是上的同个学校,所以在幼儿园、小学,初中言朝雨一直就活在两个哥哥的眼皮底下,一直没什么人敢接近她。甚至初中有一次,易池和徐言呈歌还合起手来,把某几个对言朝雨十分“好”的小男孩揍了一顿。
  
  这事言朝雨一直记在心里,且十分生气两个哥哥灭她桃花。
  
  言朝雨刚上高一的那年,易池和呈歌高三。
  
  这一回同校,言朝雨藏着捂着,跟这两人在学校划清界限,愣是假装不认识。
  
  言朝雨继承了言行之和岑宁所有的外貌优点,小小年纪就长得十分出众,从第一天起到学校的就一直惹得许多男孩观望。
  
  某天,高三7班。
  
  “诶这一届小学妹可真好看啊,你们看到那个叫言朝雨的吗,我去绝了。”
  
  “喔喔我上回还跟班长路过她们班呢,好看,是好看。”
  
  边上趴在桌上睡觉的易池眼帘一掀,呵了一声,不知是在嘲讽些什么。
  
  “易池,你不去看看真的好可爱,我相信你出马必定拿下。”
  
  噗
  
  后排有人一口水喷出来。
  
  男生回头“卧槽呈歌你干嘛啊,我衣服都湿了”
  
  徐言呈歌冷静地抽了一张纸巾擦嘴“抱歉。”
  
  男生没计较,过了会又嬉皮笑脸地跟他说“要不你跟我去楼下看看,那姑娘好多人盯着呢,晚了可就”
  
  “闭嘴吧你。”易池听不下去,一脚踹在了那男生的椅子上。
  
  那男生差点被踹倒,“咋,咋了”
  
  言朝雨在家时警告过哥俩不许在插手她的事,所以易池和呈歌对视了眼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  
  最后,易池只能骂道“天天这姑娘那姑娘,你怎么不这试卷那试卷呢,心思也不摆摆正,人家才几岁啊你就说这说那。”
  
  男生“哈”
  
  易池翻了个白眼,不想理他,继续趴着睡。
  
  男生“我怎么了我”
  
  就在这时,坐在边上的一个人开口道“行了你们,别老想着去勾搭她了,她呢”那人拍了拍胸口,有些得意道,“我这呢。”
  
  呈歌顿了顿,转头看了他一眼,这人是他们班体育委员,杨临超。他酷爱篮球,身后也有一票迷妹。
  
  “什么意思”
  
  杨临朝扬了扬眉,低声道“昨天我在篮球场打篮球,她给我了一瓶水。”
  
  边上人惊呼“真的假的”
  
  “真的啊,她们班当时在边上体育课呢,她亲自给我的。”
  
  “哇不会吧,放着咱们班两大校草没兴趣,喜欢你啊。”
  
  “喂各有各的品味好不好。”
  
  周末,一众小辈回了言家。
  
  虽说现在各自在外有了家,但是周末还是会回来住一两天。
  
  吃完饭后,三个小孩坐在一块看综艺,易池和呈歌是别有目的,两人面面相觑一会后,总算有人先开了口。
  
  “朝雨。”
  
  “嗯”
  
  “在学校呢我们也没说认识你,看在我们做的这么好的份上,你是不是也该交待一些事啊。”
  
  言朝雨的目光从电视屏幕上转回来“什么事”
  
  “听说,你喜欢我们班的杨临朝啊。”
  
  “”
  
  “”
  
  两秒寂静,下一秒,言朝雨一把扑过去捂住了易池的嘴“你小点声不许给我爸爸听到。”
  
  易池把她手扒开,脸黑了一半“所以是真的喔,你这臭丫头,想上天啊。”
  
  言朝雨轻咳了声,脸色绯红“我,我说了我喜欢了吗,我就看看不行啊。”
  
  呈歌还算冷静,闻言问道“你们很熟”
  
  言朝雨“不熟”
  
  “那你”
  
  “哎呀哥你别问啦,反正我不会说的。”
  
  “哦,确定不让我知道那行吧,本来想跟你说一些关于杨临朝的事。”呈歌勾了勾唇,“我们跟他很熟。”
  
  言朝雨眼睛亮了亮,有些心动了“真的很熟”
  
  “同班啊,骗你干什么。”呈歌道,“如果你真有兴趣我还可以给你传递传递他的日常。”
  
  双胞胎兄弟之间心灵感应也不是开玩笑的,易池几乎立刻就明白哥哥的意思,于是跟着哄道“就是,有我们这个好路子你竟然不用。”
  
  言朝雨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“那你们得保证不告诉别人,我和你们的关系。”
  
  “没问题啊。”
  
  后来一段时间,易池和呈歌还真的经常给她传递杨临朝的日常,只不过
  
  今天早上杨临朝在早自习偷吃早餐被老师拖出去骂了
  
  杨临朝上厕所没带纸,班长给送去的。
  
  上数学课被老师叫上去写题,但他不会,灰溜溜地下来了。小雨,讲道理这人真的有点笨
  
  言朝雨杨临朝今天竟然把鼻屎挖在你哥我的桌下面
  
  上体育课我们班小慧给他买了饮料,他喝得很起劲,呵呵,渣男。
  
  连续几天,言朝雨彻底崩溃了。
  
  回到家后,立马拿着手机给两人发消息我不想听了明天别给我发了
  
  言朝雨确定这两人就是故意的,每天只会挑杨临朝的糗事说,好事一概不提。于是她决定再也不相信他们俩,亲自去接触接触。
  
  某次体育课后,言朝雨喜滋滋地买了运动饮料送去他们班,交给杨临朝的时候,还顺便给那两坑货哥哥一个大白眼。
  
  后来言朝雨就离开了,只是临近下课时,她听班上的同学说杨临朝被人打了,鼻青脸肿,好不惨烈
  
  她想都没想就往他们教室跑去,此时教室里已经没多少人了,杨临朝见她过来,从位置上站起来赢了上去。
  
  “怎么回事”
  
  杨临朝有些尴尬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易池说打人就打人,易池你知道吧我们班的,这家伙,有病。”
  
  言朝雨愣了一下,第一反应不是他口中的“易池说打人就打人”,而是“这家伙有病”。
  
 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。”
  
  杨临朝怪异地看了她一眼“我没胡说八道,真他打的,班里的同学都看着呢,他跟他哥已经被老师叫走了。”
  
  言朝雨是气那两人,但他们什么人她还是万分相信的“可他们为什么打人”
  
  “他们就是横行霸道不就仗着自己有背景吗,搞笑,鬼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。”杨临朝说罢又缓和了表情,柔声道,“朝雨,你以后离他们那种人远一点。”
  
  言朝雨“”
  
  易池和呈歌在学校被训了通,回家后,徐南儒从他们口中问不出缘由,气得把他们拎出去罚跑。
  
  大院的操场,一圈又一圈,愣是不让两人回来。
  
  言朝雨本在自己家里,从岑宁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马站了起来“我要去看看”
  
  岑宁正在吃饭“现在”
  
  “嗯”言朝雨转向言行之,“爸爸,送我去嘛。”
  
  言行之眸光一抬“看他们去”
  
  言朝雨“一定是有什么误会,哥哥才不是随便打人的人。”
  
  岑宁赞同地点点头“这倒是,不过易惜说两人一声不吭。”
  
  言朝雨心里有点明白,可又不确定,只好拉着言行之的衣袖就往外扯“爸爸爸爸,快点,快回去看看,快点”
  
  言行之一行人到的时候那俩小子还在操场跑圈,天寒地冻,言朝雨从车上下来后想都不想就往他们那边赶去。
  
  言行之拧了拧眉“慢点。”
  
  言朝雨也没听,快速朝两兄弟靠近。
  
  好不容易赶上了,她在边上跟着跑“喂你们。”
  
  呈歌看了她一眼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